一个女人,无爱王爷冷而且是一个青春正茂、年轻漂亮的女人。

阿久看着它们,爱妃不但没有止住泪水,反而嚎啕大哭起来。这身杂役服暂借一用,无爱王爷冷日后定会奉还。

爱妃一个小女孩的声音打断了阿久的思绪。真是吓死我了,无爱王爷冷差点就没救过来,你怎么这么冒失呢?我好像做了一场噩梦,梦见一道巨雷把我劈成了碎片……那不是梦。阿久突然想到了几天前的自己,爱妃跟她几乎一模一样,说不定明天自己又会变回一个乞丐,在这魔都之中沿街乞讨。

说完,无爱王爷冷阿久转身快步离去。阿久看了看门边,爱妃自己的破包袱还在,那块新布还放在包袱边上,没有人动过。

哎呀怎么还越哭越厉害了?不就是一堆破桃子吗?又没给你动,无爱王爷冷至于这么伤心吗?我……我是哭自己没用。

看看少了没有?小乞丐把包袱在阿久面前摊开,爱妃里面的东西滚了一地。夜晓愁哼了一声,无爱王爷冷缓下脸色,淡淡道:也好,如今你只能专心于一手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。

白惜玉在本能的情况下,爱妃自然躲避开去,而躲避之后发现花墨绿一旦命系一线,搭救却是不及。白惜玉忙招呼他二人小心,无爱王爷冷自己移形换位,错开而去。

夜风习习,爱妃只见山崖上赫然站着三人。忽又冷眼瞥了他一下,无爱王爷冷问道:你手怎么回事?那叫‘夜魅’的断指童子脸色如吐,额头汗水涔涔滑落,吱吱捂捂说不出话来。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